科技博客|新聞博客 - 國內最強大的博客網站 ? 頭條 ? 小霸王“Z+”項目擱淺背后

小霸王“Z+”項目擱淺背后

小霸王游戲機是眾多80、90后的兒時記憶。如今,小霸王卻陷入“發不起工資”的境地,其去年推出的Z+游戲主機似也已擱淺,沒了下文。而作為小霸王運營主體——小霸王文化的大股東,益華控股難以對其進行持續高額投入。

2019年,對于曾沉寂多年的小霸王來說顯得紛繁擾攘。

5月中旬,中山市小霸王領先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簡稱小霸王上海)項目被停止、員工被遣散的消息曝出。

7月中旬,一張由廣東小霸王如意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小霸王如意)出具的《致員工函》流出。

作為總公司,小霸王如意曾在這份函件中承諾,擔保小霸王上海結清全體員工2019年2月至4月的工資、社保、個稅、公積金及報銷款項,以及13薪和離職補償金等。

但8月3日,小霸王上海原CEO吳松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小霸王如意并未完全履行承諾,“還是只拿到了不到一半的欠薪,目前我們打算訴諸法律”。

此前一天,8月2日,中國游戲行業的年度大展ChinaJoy如期開幕。而正是在去年的ChinaJoy展會上,小霸王推出了Z+游戲主機。彼時,外界對此頗為期待,媒體報道也可謂“濃墨重彩”。

但一年之后,吳松重回ChinaJoy,昔日的抱負卻暫已成空。

“Z+”擱淺

小霸王“Z+”項目擱淺背后

一年前的2018年8月3日,在第16屆ChinaJoy展上,小霸王發布Z+新游戲電腦,益華控股(02213,HK)董事局主席、執行董事陳建仁站臺發布會。“集團正積極開拓其他業務板塊”,陳建仁信心滿滿,“游戲機業務是集團的一個良機。”

作為“Z+”項目的運營主體,小霸王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小霸王文化)由益華控股持股49%,陳建仁任公司董事長。

在益華控股2018年年報的“主席報告書”中,陳建仁寫道:“董事會預計,隨著電競的推廣及發展,能為我們這臺游戲機帶來亮麗的市場前景。”年報同時提到,小霸王文化也會在2019年上半年推出自己的線上游戲平臺,其中有幾款是獨家游戲,預計“隨著線上游戲平臺的上線,將可以拉動游戲機的銷量”。

顯然,誰也沒有想到,“Z+”項目會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迅速“流產”。

“沒錢了。”趙孟(化名)言簡意賅。他是小霸王上海前員工,對公司這一年來的境況有著切身感受。

益華控股2018年年報數據顯示,公司當年度錄得收益約7.733億元,較2017年的7.543億元增加2.5%。然而,盡管收入微增,但2018年公司擁有人應占虧損為1.174億元,同比猛增近921%。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年末,益華控股流動資產總值約為11.243億元,但流動負債總額卻高達15.133億元。顯然,益華控股面臨著極大的短期償債壓力。此外,截至2018年年末,益華控股賬上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約為2.161億元,但公司未償還借款金額卻高達6.055億元。

由于業績表現不佳,益華控股股價也同樣萎靡不振。8月5日,益華控股以0.36港元/股開盤,創下公司上市以來的新低。而截至8月9日,益華控股在港股市場的市值僅為4.21億港元。

小霸王“Z+”項目擱淺背后

另一方面,對益華控股來說,“Z+”項目仍處于需要不斷投入的前期階段,尚缺乏盈利能力,不可避免地會“拖累”上市公司業績表現。

記者注意到,2016年~2018年,益華控股應占小霸王文化的除稅后虧損份額分別為199萬元、544.8萬元、726.2萬元,虧損額逐年擴大。同時,小霸王文化還一直與AMD合作開發僅供該公司使用的游戲產品專用半定制系統芯片,為此,小霸王文化在上述三年向AMD支付的金額分別為4774.3萬元、9051.9萬元和5287.2萬元,三年總計約1.9億元。不過,對此吳松表示:“益華控股實際投入的資金,可能還要遠遠大于這個數字。”

在自身業績堪憂、資金緊張的情況下,仍舊對相關項目持續投入——說益華控股沒有下決心支持“Z+”,顯然也有失公允。

但在第16屆ChinaJoy上高調亮相之后,原本預計當年8月開售的Z+游戲主機到2018年年底卻仍未面世,“Z+”項目陷入困境由此已可見一斑。

對于造成項目擱淺深層次的原因,吳松并不愿意透露。此前,曾有報道稱,益華控股方面對“項目進度悲觀”,不過,吳松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益華控股早已在項目投入上做過明確的預算,對系統開發難的風險也有預料,并有相應的應對措施。同時,項目進展順利,產品做工精良,“這顆芯片用到了很多AMD最新一代的技術,要比五年前問世的微軟和索尼兩家的更為先進。”在他眼里,唯一沒有預料到的風險,是由于“資金短缺造成招聘工作受阻造成”的人力不足。

至此,益華控股或許已無力,亦無心再對小霸王文化進行持續、穩定的高投入。

探訪益華控股總部——小霸王早已搬走

相關文章

彩票快速赛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