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博客|新聞博客 - 國內最強大的博客網站 ? 頭條 ? 96歲妻子患病失憶 患癌丈夫悉心照料

96歲妻子患病失憶 患癌丈夫悉心照料

96歲的廖思源每天到醫院陪伴照料失憶的妻子。

A

相識一紙英文信結緣 婚后生活甜蜜蜜

下午三點半,成都一家醫院住院部里有點安靜,醫院大多是老年人,吃了午飯后都在午休。電梯的門開了,一位老人兩鬢斑白,身體有些彎曲,拄著拐杖挪著小碎步。他走得很慢,他要走從電梯口走完整個走廊,到盡頭的那間病房去。走廊的昏暗,拉長了老人的身影。隨著拐杖聲的臨近,他走進了病房,眼神突然也亮了起來。

“鐘婆婆,我來看你了!”他就是廖思源,每天上午和下午,他都會從家里來醫院,看望鐘貞淑。

老兩口70年前結婚時的老照片。

廖思源從家里的木質老式柜子里,拿出一本相冊。他用布滿皺紋的手翻開,拿出一張黑白婚紗照,看了又看:廖思源身著白襯衣和西裝,打著領帶,看起來格外精神。鐘貞淑頭戴婚紗,一席花色的長裙,右手捧著鮮花。兩人手挽著手,表情有點嚴肅,濃濃的年代感將時間拉回到了1949年。

廖思源和鐘貞淑是同學,上世紀40年代,兩人都20出頭,廖思源用當時少見的“手法”追求鐘貞淑。他讀的是金融財會專業,會英文,經常用英文給鐘貞淑寫信。那些說不出口的肉麻情話,被廖思源用鐘貞淑看不懂的語言寫了進去,最終靠書信贏得了鐘貞淑的芳心。兩人戀愛后結婚,之后育下三子一女。

婚后的生活很平淡,但在兒子廖思明眼里,父母一直很恩愛。兩人退休后出門散步逛街,走哪兒都是牽著手,“我爸是火巴耳朵,我媽性子比較急躁一些,有時候罵我爸說他不對,他就聽到,說我媽說啥子都是對的。”兩人喜歡到處旅游,全國各地到處走,幾乎拍的每一張照片都是緊緊依偎在一起,誰看到都感到甜蜜和親昵。

B

命運 妻子患病失憶 患癌丈夫悉心照料

十多年前,廖思源被查出患前列腺癌,一聽到癌癥,鐘貞淑嚇壞了,躲在房間里一直哭。好在病情不算嚴重,廖思源每個月靠打針吃藥就能緩解病痛,但鐘貞淑在一次意外后,卻再也不能回到健康的狀態了。

2015年,鐘婆婆在家意外跌倒,診斷為腦部血腫和肺部感染,一直處于昏迷狀態,醫院也下了病危通知書。近三個月后,鐘貞淑奇跡般地醒了過來,并在家人的照料下慢慢好轉。沒想到,她在此時卻又患上了另一種病:阿茲海默癥,俗稱老年癡呆。

這樣的病情,讓家人都難以接受。從最開始地記不住往事,到記不住親人的名字,到最后幾乎完全失憶,廖思源經歷了整個過程。

“她得了老年癡呆,她已經94歲了,不記得我了。”廖思源一字一句向記者講述著,鐘貞淑已經不記得自己是誰了。三年來,鐘貞淑每天都躺在病床上,兒女都將近70歲,精力有限,無法細致照料。除了每天有護工照顧外,廖思源從不缺席。

每天早晨,廖思源6點過就起床,和家里的保姆一起去菜市買菜。選好菜后,廖思源叮囑保姆將幾種有營養的食材做成飯,然后他親自去醫院守著鐘婆婆吃。“每天都要去兩次,上午下午各一次。都說他年齡大了不要跑,他不答應,刮風下雨都要去。”

C

表白 每天醫院說情話“你就是我的寶貝”

廖思源家離醫院只有幾百米的距離,但96歲的他要走過去卻并不容易,他出門后會坐一輛三輪車,到醫院門口后自己坐電梯上樓,拄著拐杖走過整個走廊。

“我要來給她按摩,她躺久了,肌肉要萎縮。”廖思源心疼地說,妻子有時候甚至錯認他是她的父親,這讓他感到無奈,但這并不妨礙他每天悉心的照顧。

“鐘婆婆,我來看你了。”鐘貞淑看到有人來看她,張開嘴似乎想說什么,但只發出模糊的聲音。

也許是認不出廖思源,鐘婆婆有些排斥,廖思源開始從她的腿部做按摩,幫助她活動,然后慢慢捏手,再撓頭部。他一邊捏著一邊安慰她,“來嘛,按了好。”

每天在醫院,廖思源也會幫助鐘貞淑回憶往事,“你好多歲了曉得不,你94歲了!”雖然鐘婆婆并不能完全聽懂廖思源的話,但會在廖思源靠近她的時候,露出些許笑容。

“廖大爺‘肉麻’得很哦,他天天要給鐘婆婆說,你是我的小寶貝,你要快點好起來,我愛你。”大家都說,很少見老年人這么說“肉麻”的話,可在鐘婆婆住院的這段時間里,廖思源每天都要說給她聽。

相關文章

彩票快速赛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