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博客|新聞博客 - 國內最強大的博客網站 ? 頭條 ? 停產企業違法生產廢渣隨意堆存,響水村山路上礦渣遍地

停產企業違法生產廢渣隨意堆存,響水村山路上礦渣遍地


花垣縣民樂鎮響水村“風井630礦硐”附近環境一片狼藉。

貴州省的松桃自治縣、湖南省花垣縣、重慶市秀山自治縣,三縣不僅相互接壤,而且這里是國內錳礦儲量最為集中的區域,被稱之為“錳三角”。

2005年前的“錳三角”,工廠冒著滾滾黑煙,藍天成為“黑天”;溝渠流著黑湯,碧水變成“黑水”。因為污染問題,“錳三角”曾驚動中央。從2005年起,原國家環保總局與重慶、貴州以及湖南三省(市)政府聯合對“錳三角”的污染問題進行了整治。

如今,“錳三角”的污染整治早已通過國家驗收。但是,近日《法制日報》記者到湖南省花垣縣進行實地采訪發現,“錳三角”環境污染整治仍有死角。

響水村山路上礦渣遍地

資料顯示,花垣縣錳礦探明儲量居湖南省之最,中國第二,鉛鋅礦探明儲量居湖南省第二、中國第三,也有人將其稱之為“東方錳都”、“有色金屬之鄉”。3月初,記者到達花垣縣民樂鎮響水村時,發現確實名不虛傳。

3月初的一天,天空飄著蒙蒙細雨。記者沿著山路來到響水村時,眼前的景象多多少少有些出乎記者意料——濕滑的土路兩側分布著不止一家錳礦廠。淡藍色的、沒有圍欄的棚子下;路邊面積稍大一些的地面上、道路上、坡上、坡下,到處堆放著黑褐色的錳渣、錳礦石。一輛輛運載錳礦石似拖拉機樣的車輛不停地在撒滿黑色礦渣的土路上來回奔跑,生產景象一片繁忙。

一條土路右側寫有“風井630礦硐”的巨大礦洞引起了記者的注意。“你們是生產什么的?”“錳礦。”帶著礦燈帽,臉上黑一塊、白一塊的礦工告訴記者,他是“國有礦”鈺灃錳礦的一名礦工。指著“風井630礦硐”,這位礦工說,他剛剛從礦井里出來。據他介紹,去年5月,因為發生安全事故,礦山停產。今年元月才恢復生產。

“風井630礦硐”正對面,十多米處有一個小湖,湖底一股黑水不停地咕嘟咕嘟地往外冒。記者問這個礦工,小湖的黑水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就是從礦洞里出來的。”這名礦工說,礦洞底下有管道通到小湖里。

就在記者與鈺灃錳礦的這名礦工攀談時,一輛黑乎乎、拖拉機大小的拉礦石車不停地在礦洞內外穿梭。順著拉礦石車上行的方向看去,錳礦石、錳礦渣幾乎把路面全部占用。在一堆錳礦石堆旁邊正在燒木炭取暖的幾名工人告訴記者,他們是響水村的,眼前的這幾堆礦石就是他們村里礦上的。“往上十幾、二十公里都是開錳礦的。”他們說。

對于錳礦開采所造成的污染問題,這幾名工人毫不回避:“開錳礦肯定有污染。”“附近的水稻都被污染了。”一位女性工人說,以前這附近都是水稻田,現在因為污染水稻田早就沒有了。“附近的老百姓沒有意見嗎?”記者問。“筷子劃得動船嗎?”男性工人回答說。顯然按照他的說法,老百姓有意見也沒有用。

與“風井630礦硐”那名礦工說法不同,這位礦工告訴記者,鈺灃錳礦不是國有礦山,就是一個村辦企業。“去年因為發生安全事故被迫停產,今年1月才剛剛復產。”他說,“風井630礦硐”就是鈺灃錳礦的。

從“風井630礦硐”到響水村錳礦廠的礦石堆,不到一公里的地方,路面上全部是黑色的,已經看不清路的本來顏色,路上低洼的地方還有黑水流出。顯然,這里已經成了“錳礦溝”。

部分停產企業違法生產

從“風井630礦硐”下行不到兩公里處,有一堆礦渣就堆放在路邊。見此,記者向渣堆旁邊的工人詢問,這些礦渣是哪家公司的?這名工人告訴記者,是興銀公司的。“公司不是沒有生產嗎?”“不是沒有生產,只是這幾天沒有生產。”這名工人指著礦渣堆對面的幾個礦洞說,那幾個礦洞都是興銀公司的。

順著這名礦工手指的方向,記者看到,兩三個大小不等的礦洞清晰可見。

從響水村“錳礦溝”出來,記者來到花垣縣環保局。花垣縣環保局有關負責人向記者介紹了花垣縣錳礦企業環境污染整治情況。

據這位負責人介紹,目前,花垣縣正在生產的錳礦企業都是2010年整治過后允許生產的企業。他特別強調說,縣環保局主要是負責污染整治這塊,礦山企業的主管部門是國土部門。

這位負責人告訴記者,從環保角度,花垣縣對錳礦企業的監管還是很嚴格的。他坦陳,但也確實還有歷史遺留問題,特別是尾礦渣的問題,“這些問題不可能一下子全部解決。”這位負責人告訴記者,原來縣里有14家企業,經過整治,花垣縣僅保留了6家較大的企業,其中包括東方、中華、衡民、浩宇、振興以及興銀。他特別強調,這6家企業,除了東方以外,基本上都處于停產狀態。

事實上,記者到興銀公司時,企業的一名工人透露,興銀一直在生產。

相關文章

彩票快速赛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