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博客|新聞博客 - 國內最強大的博客網站 ? 生活 ? >阿里巴巴打假“貓鼠游戲”再升級

>阿里巴巴打假“貓鼠游戲”再升級

  消費者對于“低價原單”的迷戀,讓假貨市場注定屢禁不絕,而電商平臺與制售假貨者之間的貓鼠游戲也注定要不斷升級。

  3月7日,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通過個人微博發表了一封1400字的致兩會代表委員的公開信,呼吁“應該像治理酒駕那樣治理假貨”。

  這是馬云獲贊量最高的一條微博,3天就獲得了20萬點贊、3萬評論。馬云在信中指出,中國應該重典治假——銷售一件假貨拘留7天,造一件假貨入刑。該微博獲得了不少企業家、專家、政府部門的聲援。

btimg.jpg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在今年兩會期間面向代表委員會呼吁重刑治假,提出“應該像治理酒駕那樣治理假貨”。

  同一天晚上,淘寶店鋪“五道口外貿”的店主在其微信朋友圈發布了數張施華洛世奇吊墜的“上新”圖片,每款價格都在200元左右。

  這家“雙皇冠”店鋪目前顯示在售的商品只有一件,它的主要售賣渠道已經轉到了微信,每天“上新”約5件商品。那些從淘寶追隨到微信的老顧客對此已經非常有默契,不到10分鐘,大小型號、黑白兩色共20件商品便已售罄。

  6年前,《刑法修正案(八)》將醉駕列為危險駕駛罪,追究駕駛人的刑事責任。幾年來,酒駕引起的交通事故數量和死亡人數大幅下降,重要的是,社會上形成了“飲酒不開車,開車不飲酒”的共識。

  而《刑法》第一百四十條將制售假貨的“起刑點”設定為銷售金額達到5萬元,此后又分為20萬元、50萬元、200萬元幾個等級,針對不同涉案金額區間,生產者和銷售商分別會被判處二年以下、二年以上七年以下、七年以上、十五年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并處罰金。

  “馬云發表這條微博,更多的是在表明一種打假姿態。”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律師、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對《第一財經周刊》分析指出,打假的關鍵不僅僅在于提高處罰力度,更在于違法必究。

  若按照治理酒駕一樣治理假貨,意味著對所有制假售假行為追究刑事責任,而現實情況是,除了刑事手段打擊,有些只能通過工商行政處罰,有些則需要權利人(品牌方)發起民事訴訟。“現有法律打擊假貨沒有問題,但由于主客觀原因,法律的處罰標準并沒有得到嚴格執行。”趙占領說。

  阿里巴巴近期對外公布的一份打假數據,多少也證實了趙占領的這一觀點。

  阿里巴巴為打擊假貨成立的內部組織——平臺治理部,2016年排查到銷售額遠高于起刑點的制假售假線索總計4495條,其中公安機能夠依據現行律法采取刑事打擊的只有469個,目前通過公開信息確認已有刑事判決結果的僅33例,而且其中78.7%只判了緩刑。

  作為中國最大的電商交易平臺,阿里巴巴打擊制售假貨早已不是新聞。在趙占領看來,電商平臺方和賣家的利益,存在一定的關聯度,至少在前幾年,平臺方打假的動力確實不足。此外,電商平臺的集中,也助長了假貨的傳播。

  趙占領將C2C電商平臺和假貨形容為一種“共生體”,而這種印象也正是阿里巴巴最想撇清的。

  “萬能的淘寶”——這個稱謂對于阿里巴巴來說是一把雙刃劍,它既為消費者提供了應有盡有的商品,但多年來阿里巴巴也的確一直背負著包庇假貨、損害品牌商知識產權的惡名。

  一件假貨在經由電商渠道賣給消費者之前,商家要通過賣家信息與經營者本人綁定的實人認證,而商品要經過準入等步驟。其間,阿里巴巴布控的假貨風險防控系統,還會對10億件在架商品實時掃描,其搜尋結果還會為接下來的線下打假行動提供線索。在這種情況下,平臺與商鋪之間圍繞打假展開的貓鼠游戲,卻仍然持續了十數年,雙方的攻防戰術不斷升級,電商平臺上的假貨卻似“絕癥”一般,斬不盡殺不絕。

  此間,外界最大的疑問,不外乎作為平臺方阿里巴巴是否已經采取了最嚴厲的治理手段?假貨屢禁不止的根本原因到底又是什么?

>阿里巴巴打假“貓鼠游戲”再升級

  2015年年底,阿里巴巴成立平臺治理部,把原本散落在各個部門、負責知識產權保護的人員整合到新部門,統一管理和決策。平臺治理部下面包括了知識產權保護團隊、主動風控團隊、治理劣質商品的商品管理團隊和治理炒信的團隊。

相關文章

彩票快速赛车网站